成都商報首席記者 饒穎 發自陝西華縣
  核心提示
  據瞭解,金堆小學校園凶案發生在11月1日下午3點過,當時有師生聽到“咚”的一聲,發現是校長李榜來突然從3樓墜下;而後又發現阮鈺望倒在3樓的宿舍里,頭部滿是鮮血。警方趕到校園展開調查,併在現場發現了一把釘鎚。
  11月4日,華縣警方公佈消息稱,經初步查明,該校教導主任阮某某被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用釘鎚擊打頭部,致阮某某顱腦嚴重損傷死亡。作案後,李某某畏罪跳樓死亡。經調查確認,李某某與阮某某同系該校領導,因工作矛盾產生積怨。
  阮鈺望作為學校領導之一,在學校一些工作事務上也有一定發言權,在工作中有不同意見也是很正常。但雙方並沒有發生什麼公開的激烈的衝突,針對校長個人也沒有多大的仇恨怨氣。”
  ———阮鈺望的男友李超
  警方對李、阮兩人的情況作了大量調查,確認二人確系工作矛盾,最後導致李動手行凶,李、阮二人不存在男女私情、感情糾葛。”
  ———華縣公安局副局長朱江
  11月1日,陝西省華縣蓮花寺鎮金堆小學突發血案:該校校長李榜來涉嫌用釘鎚殺害同校女教導主任阮鈺望,隨後跳樓身亡。
  這一事件震動華縣,併在網絡上引發廣泛關註。4日,華縣警方公開信息稱,經調查確認,李某某與阮某某因工作矛盾產生積怨。
  成都商報記者在華縣多方調查瞭解到,兩人很早就認識,但同在一校當領導不過9個月時間。在此期間,阮鈺望對於李榜來的一些工作安排持有不同意見,而後者則認為對於阮的有些工作不太好安排,同時感覺工作壓力頗大。
  家屬說>
  同校工作九個月 雙方不存在感情糾葛
  事發當天
  還和行凶者打過招呼
  李超清楚地記得女友生前最後一天的情況。11月1日上午,他開車送女友阮鈺望到離縣城9公裡外的金堆小學上班。李超在學校里耽擱了一下,11點30分離開,當時女友一切都好好的。
  李超還遇到了校長李榜來,“他(李榜來)跟我打了招呼,還問我要不要就在學校跟他們一起吃了飯再走。”李超因為有事,沒有留下來吃飯就走了。這是他最後一次見到阮、李二人,在他看來,當天兩人都很正常。
  當天是周五,下班本來稍早一些,但下午4點過,李超還沒等到女友回來,於是撥打電話,但無法接通,他前後撥打了10多個電話,最後電話通了,對方稱是警察,他才知道,女友和李校長都在學校里出了事,都被送到了縣醫院。
  他趕到縣醫院,在醫院接診紀錄上看到女友的名字。而此時,女友的遺體已經被送進了醫院太平間。
  2日下午,當地警方在醫院對阮鈺望的遺體進行屍檢,李超也在現場。“她的頭部有六七個窟窿,頭蓋骨也碎了,腦漿都流得沒有了……”面對如此慘烈的遺容,李超悲憤不已。他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從女友的傷勢來看,只需一兩下就足以致命,而凶手仍然不罷休,一直砸了好幾下,“要有多大的仇恨,才會如此凶殘下狠手……”
  而凶手正是金堆小學的校長李榜來。
  有不同意見
  但無公開激烈衝突
  是什麼樣的工作矛盾,最終引發李榜來對阮鈺望行凶?
  據阮的妹妹稱,兩家老家都在華縣金堆鎮鐵爐村,兩人很早就認識。後來兩人都在金堆鎮的小學當老師,但並不在一個學校,這期間肯定不會產生什麼工作矛盾。
  據瞭解,金堆小學是移民學校,去年11月才遷到蓮花寺鎮,有48名學生,7名老師,校方領導只有兩人:校長和教導主任。警方公佈的信息表明,阮鈺望去年11月起任該小學教導主任,李榜來今年2月起任該小學校長。也就是說,同在一校任職到事發的11月1日,兩人工作交集時間不過9個月。
  至於同在一個學校後,兩人在工作上有什麼矛盾,李超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,阮鈺望曾經向他提起過這樣幾件事。
  去年開學,時任校長按照規定向每個學生收取了50元錢的蛋奶工程(每日營養餐,包括一袋牛奶和一個熟雞蛋還有火腿腸、麵包、蛋糕等食品)費用共計2000多元,這個錢前任校長離開時移交給了阮鈺望。李榜來前來擔任校長後,將這筆錢領走,表示要上交到金堆鎮教育組(現改為由金堆中心校負責)。後來,阮鈺望聽說因為金堆小學是移民學校,政策上有照顧,學生不用交這個錢,但這筆錢沒有了下文,她認為應該退還給學生們。阮的親友估計,正是此事,拉開了兩人矛盾的序幕。
  後來,李校長安排老師向學生們收取取暖費,每個學生80元錢,阮鈺望對這項收費工作也很抵觸,認為不該收取;另外,學校還準備給孩子們置辦統一的校服,同樣涉及收費問題,阮鈺望也有不同意見。
  在李超看來,這些都是很瑣碎的事情,阮鈺望作為學校領導之一,在學校一些工作事務上也有一定發言權,在工作中有不同意見也是很正常。阮鈺望對李榜來的一些工作安排、方式方法存在異議和意見,但雙方並沒有發生什麼公開的激烈的衝突,針對校長個人也沒有多大的仇恨怨氣。
  他同時稱,這些情況也是他和阮鈺望私下閑談時說的,沒有什麼發微博、寫帖子之類的事,也沒有向教育部門舉報反映。
  另據李超稱,他曾聽阮鈺望提起過,李榜來自稱壓力大,心情不好,想辭職,還就此向上級反映過自己的狀況。因此他懷疑,“他(李榜來)是不是擔心阮鈺望有舉報反映之類的行動?加上他自身的壓力,所以導致他最後拿起了行凶的釘鎚?”
  家屬否認
  “男女私情糾葛”
  小學校長錘殺女教導主任一事,不僅在華縣當地引起震動,在網上也引發廣泛評議。阮鈺望的親友表示,發生在校園內的這起慘案,實屬少有,行凶人和遇害人是老師、是同事,男上級殺害女下屬,引起關註在所難免。
  對於有人在男女私情上胡猜亂說,阮的親友表示,“完全沒有事實依據,這是在對我們造成二次傷害。”
  李超堅決表示:“不可能有男女關係上的問題。”他說,兩人原本打算明年開年就領證,沒想到,這個心愿再也無法實現。
  目前,阮家親友都住在縣城一家酒店里,相關費用由縣教育局負責結算,雙方正在協商阮鈺望的善後事宜。根據阮家出示的一份賠償方案顯示,目前,當地有關部門同意向阮家支付包括喪葬費、補償金等在內各項費用共計25.9萬餘元。阮家親友表示,這一方案還未最後敲定。
  警方說>
  確因工作矛盾
  行凶者早有心理準備
  前日,華縣公安局副局長朱江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金堆小學校園凶案社會影響大,關註度高,警方對兩人的情況作了大量調查,確認李、阮二人確系工作矛盾,最後導致李動手行凶,李、阮二人不存在男女私情、感情糾葛。結合現場、屍檢等證據表明,阮的頭部有6處鈍擊傷,李用釘鎚其實一兩下下去,阮就失去了任何反抗甚至呼救的機會和能力。因此可以肯定,李對此早有心理準備,蓄意而為。朱江表示,案件還在進一步偵破中,具體情況目前暫不便更多透露。
  而據知情人透露,李的教學能力很強,到了金堆小學一心想把工作搞好,同時,給自己的壓力也比較大。在工作中,他不只是和阮鈺望,和同校的其他老師關係也比較緊張。
  這位知情人同時明確表示,李榜來確曾向縣教育部門有關人士反映過自己的情況,稱感覺壓力比較大,工作幹得不是很好等等,其間還曾舉例式地提到,比如說對於阮鈺望,就覺得一些工作不太好安排。教育部門相關人士也對他作了一些思想工作。但情況後來沒有明顯緩解,相反,就在事發前的10月份,李曾經在一頁紙上寫下相關內容,文字大意是說:現在乾啥事都有些顛三倒四,特別是進入10月份以來,感覺更是不對……
  有知情人向成都商報記者提供了李榜來位於縣城某小區的住址,成都商報記者曾多次前去探訪,但家中無人回應和開門。此前有消息稱,李的家屬也在教育部門安排下住進了酒店。
  家長說>
  取暖費該不該交 不清楚
  針對阮家親友反映的相關收費情況,成都商報記者走訪了蓮花寺鎮金新社區,有孩子在金堆小學就讀的當地居民表示,他們去年的確交過50元錢的蛋奶工程費用,金堆小學是不是有政策照顧,這錢該交該退,他們不清楚。而交了80元錢的取暖費也屬實,同樣,這筆錢該不該交,他們不是很清楚。後來,因為孩子的校服又涉及到費用問題,家長們都有些不情願,因此這個錢一直沒有交,校服一事也暫時沒有下文。
  華縣教育局勤儉辦(負責全縣中小學蛋奶工程)範主任表示,他們沒有聽說金堆小學的蛋奶工程全部免費的政策,按規定,該工程實施經費實行省、市、縣(區)和家長分擔(家長不超過20%)的機制,按現在的標準,每個孩子每學期的確需交50元錢。不過,省級財政又按照30%的比例對家庭經濟困難學生予以補助,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可以免費享受。因此,金堆小學向學生家長收取的這筆2000多元蛋奶費用,有多少人可以享受免費,這筆錢的流向,金堆中心校的負責人應該更清楚。
  成都商報記者隨後多次撥打了金堆中心校負責人王鋒的電話,但無人接聽,多次撥打華縣教育局多名領導的電話,也均無人接聽。  (原標題:小學校長錘殺女教導主任非感情糾葛 因工作分歧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b50obkrte 的頭像
ob50obkrte

花蓮民宿易樂網

ob50obkr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